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 联系方式
陈经理:18827185676
邮箱:young@qiaishijia.com
蕲艾产品
留言板
手机网站

扫描查看[李时珍蕲艾世家]手机网站

新闻详情

湖北日报讯

来源:凤凰网作者:张志东

原标题:湖北日报讯 □ 张志东

一株芊芊野草,从《诗经》里,从《本草纲目》里生长出来,在一个以春天命名的地方扎下根来,越过三千年漫漫岁月,枯枯荣荣,生生不息。

这是一种神草,一种普普通通却维系万千生命的神草。

在医圣故里蕲春,山地田埂,村落路旁,崖畔河边,到处生长着野艾。这种野艾,与天下艾草不同。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载:“自成化以来,则以蕲州者胜,用充方物,天下重之,谓之蕲艾。”

孟子说:七年之病,求三年之艾。蕲艾有理气血、逐寒湿、调经安胎、温经止血、清热止咳化痰之功效。是治疗常见病和老年慢性病之良药,也是中医妇科常用重要药物。当年,明朝荆王府迁居蕲州近二百年,官风民俗相互濡染,蕲艾从村野走进官家,王府上下均以蕲艾防疫治病。及至李时珍做了太医院判,蕲艾及其药用价值,才渐次得到朝廷的认可,蕲艾遂成为贡品。这一皇家药典,一直沿用至晚清。《清宫医案》记载:光绪末年,御医用蕲艾加药粉,为光绪帝系于腰间,以治腰病。

在蕲春民间,千家万户把蕲艾作为家庭必备草药。有伤风感冒、胃病痢疾、皮肤炎症、呼吸道疾病,或吞服艾叶,或艾汤洗澡,或熏蒸灸疗,常常药到病除,疗效神奇。故民谚曰:家有三年艾,郎中不用来。蕲艾更是产妇和婴儿消毒强身保健之妙药。谁家媳妇怀孕了,作公婆或作丈夫的,总要提早准备几捆上好的蕲艾,用清水洗净,放阴凉处风干备用。经蕲艾洗涤的妇女婴儿,身体强健,容颜焕发。

以蕲艾灸疗,在蕲春有上千年历史。现代医学表明,蕲艾挥发油具有化痰、止咳、平喘之效。其挥发油含量和燃烧放热量分别比普通艾草高出一倍和二成。用蕲艾绒制成的艾条灸疗,药力强劲,热透穴位,其功效非他艾可比。

千百年来,蕲春人同蕲艾相生相伴,形影不离。即使外出求学务工,甚至侨居境外,也都视蕲艾为治病神草。一位蕲春籍老教授,旅居美国几十年。退休在家,多病缠身,四处就医也难见好转。其亲属闻知圣乡旧事,辗转数千里,托人从老家捎去两样东西:一抔祖坟上的黄土,一包地道的蕲艾叶。黄土贡在祖人牌前,抬头三尺见故土;蕲艾内服外洗,灸疗熏蒸。不出一月,老人竟奇迹般地康复如初。

蕲春依江傍湖,水资源很丰富,洗澡乃寻常小事。但是,蕲春人一生中有三次洗澡却不敢马虎:婴儿三朝,结婚典礼,去世入棺。这三次都是洗蕲艾澡。添丁进口,是家庭大事。作孩子母亲的,要和婆婆或者外婆一道,为婴儿洗澡,称为洗三朝。她们精心挑选早先准备的蕲艾,艾要三年陈艾,九头叶尖,不能有虫眼且大小匀称,用山泉水、紫砂锅文火煎汁。洗澡完毕,以艾绒兜肚捂贴肚脐,穿衣戴帽,方能拜见长辈和姻亲。洗过蕲艾澡的婴儿,容颜红润,皮肤光洁,消灾除病,平安吉祥。同婴儿洗三朝须祖孙三代合作相比,结婚庆典前的洗蕲艾澡,却只能由新郎或新娘自己完成。这个蕲艾澡,是对过去单身岁月的告别,也是新的小家庭生活的开启。去旧迎新,意味深长。当然,老人谢世,就是另一番景象了。为逝者洗澡,亲人无需动手,要请附近专门洗寿澡穿寿衣的人料理。每个地方,总有一两位这样的中老年男女。蕲艾水的细心煎熬是必须的,洗澡和穿衣却有讲究。一般人最后的穿戴,是上四层下三层,富贵者与贫贱者之区别,就在于上下各增减一层衣服。蕲春人这三次不寻常的蕲艾澡,隆重繁琐,世代沿袭,是洗涤,也是祝福、寄托和抚慰。

蕲艾土生土长,生命力很强,没有太多人注意其节令变化。然而,农历三月三和五月五,这两个特殊日子却备受关注。

农历三月初三,是民间的鬼节。蕲艾乃百草之王,有扶正祛邪、威慑鬼怪之功。吃艾糕习俗即风行乡里。阳春三月,春风和煦,艾草离离。在山野,在田垄,在村头,这些执着而平凡的生命,默默地点染了大地秀美的风景,酝酿着乡村三月动人心魄的日子。太阳还没有露脸,村妇们便挎了竹篮,踏着朝露,走向山山岭岭的艾丛,开始采摘鲜嫩的艾叶。那一双双粗糙而灵巧的素手,像翩飞的蝴蝶,在蕲艾的叶尖起起落落。这场面拨人心弦,韵味无比,又似曾相识。细细思量,却是《诗经》里描述的景象。岁月流逝,风情依旧。采艾女们采下的不是艾叶,是流不走的时光,是暗香浮动的诗句,是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。这些嫩叶做成的艾糕,清香的,微苦的,人们品味艾糕,一半清醒,一半迷蒙。

五月五,家家贴艾虎。在医圣故里,五月端午节,其实也是蕲艾节。初夏时节,在横岗山麓、蕲河两岸、古城蕲州,到处摇曳着蕲艾挺拔葱绿的身影,飘逸着蕲艾清苦悠远的芳香。十镇八乡的人们,都在等待着一个神圣时刻的来临。

正午时分,艳阳高照,旷野里暖意融融,艾香扑鼻。割蕲艾的男男女女,手持镰刀,静候号令。随着一声“午时到”,那畈田坡地、蕲艾葳蕤处,银镰飞舞,绿浪起伏。端午午时的蕲艾,药效最佳,本地人迷信得很,价格是平时的几倍。等待了一年的庄稼人,将收获的喜悦藏在心里,他们要在一个时辰里收割完自家栽种的蕲艾,以卖出最好的价钱。

不知是哪家的闺女,憋不住发痒的嗓子,艾草深处,一串山歌飘了过来:“姐儿门口一棵艾呃,手搭凉棚望郎来呃。娘问女儿望么事啊,我望艾花几时开呃。我望艾花几时开呃。……”远处有后生马上接了过来:“姐儿门口一棵艾呃,手持镰刀情郎来呃,……”山歌唱和,此伏彼起。村路上人们熙来攘往,热闹非凡,一捆捆蕲艾堆满庭院,又流向大街小巷。

午时刚过,家家户户挂艾插艾。人们挑了壮实颀长的蕲艾,配上从蕲河边割来的菖蒲,挂在门头,插上窗棂。菖蒲镇百妖,蕲艾纳万福。辛勤劳作的人们祈盼世道太平,生活美满。最有趣的是那些孩子们,他们佩戴着剪成各种图案的艾叶,抛洒着大大小小的蕲艾香囊,从纵横的山路跑出来,随大人们一起,去看蕲艾健康节表演。

百里艾都,艾香飘逸;医圣故里,古老的歌谣,穿越时光隧道从天而来:“彼采艾兮,一日不见,如三岁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