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 联系方式
陈经理:18827185676
邮箱:young@qiaishijia.com
蕲艾产品
留言板
手机网站

扫描查看[李时珍蕲艾世家]手机网站

新闻详情

情深红叶看金沟【蕲春游记】

来源:蕲春网


文丨
丹青引凤

情深红叶看金沟
——行走金沟

1
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,客居黄冈十几年,我认为鄂东最好的季节是秋天,特别是仲秋时节,大别山的红叶红了,枫丹稻黄,桕红樟绿,秋色斑斓,秋景如画。

在这美好的日子里,有幸受邀前往蕲春县大同镇金沟村进行了为期两天的采风体验,所行所止,所见所闻,是满满的收获与感动,金沟之行,使我2015年的秋天不留遗憾!

顾名思义,金沟村,得名于一条长约12公里的高山河谷,该村四个村小组400多人就生活在河谷两岸。

我们一行从大桴村进村,为亲身体验金沟河谷,我们弃车步行,缘溪而行,溯流而上,村村通公路像一条玉带,与金沟河谷并驾齐驱。

我们时而在平坦的公路上漫步,欣赏两岸青山如翠屏的景色;时而下到河谷,踏石戏水,与金沟来一次亲密拥抱。

金沟村书记和田海清书记副书记热情作陪,田副书记说金沟得名,有两个版本:一说此地曾有一个老人,胡子很长,吃饭时要用两个金钩子挂起来才行,流传下来,“钩”变成了“沟“;一说河谷里富含金矿和铜矿,流水冲刷,谷底泛黄,故曰“金”沟。

而以我看来,传说版有点以讹传讹,科学版又比较一般化。以我看,青山两座相对,河沟一条贯穿,无论是在站在哪个视觉上看,河谷两岸,左右连绵,上下纵横,有数不清的枫树、乌桕等红黄树群,在金秋阳光下闪着金光,纷至沓来,铿然入眼,让人目不暇接,我眼中的金沟,是金黄之沟,是五彩之沟,是美丽之沟!

行走深山,饱游饫看,我仿佛也成为山里的一棵会走的树。极目远眺宏观风景,山形树色,涤荡心胸;拈取摩挲微观草木,花香果实,惹人爱怜。金沟的植被物种非常多样,金菊白菊,正逢其时,我竟然惊喜地发现梨花与映山红也开花了,似乎忍不住也要来一番争奇斗艳。


还有一路上看到的各种果实,茶果、桐子、秤砣果、野核桃、野草莓等等,令人欣喜,忍不住想要摘取。尤其是有一种鲜红的浆果,新润如珠,攒聚成串,特别像我在神农架见到的五味子。

我试着尝了一粒,又酸又麻又甜,或者它就是五味子吧!田书记说了一个名字,但蕲春方言,我听不大懂。

他说,金沟山上,野果很多,比如野樱桃,他小时候常常在山水吃个饱!

说到樱桃,海清书记眼睛放亮,他在自家承包的山上开辟了一大片地,种上了樱桃,苗木30元一株,去年载的,今年就开了一山坡的樱桃花,好看得很!

他说他要打造“蕲春樱桃谷”,增添新的风景看点,让古老的金沟焕发出新的光彩……他不停说樱桃,弄得我都口舌生津了。
2
聊着,走着,看着,赞着,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地势稍平缓的河滩,海清书记说,这处河滩叫老虎头,对面那座山叫观音岩,我们所处的这边叫回头峰。

我们扔下包包,下到河谷中间去玩。海清书记说,金沟有金矿,但河谷里的石头除了少数泛着古铜色之外,绝大部分都以灰白色为主,还有白、黑、绿、黄等各种颜色。

在碧绿的溪水衬托下,有几块洁白耀眼的石头。涧底束荆薪,归来煮白石,我本想带几块回去,放在书房里用清水养着,一定清心明目,可惜石头太重,不便携带,只好作罢。

站在河谷中央一块大若舟船的巨石上,秋风入怀,真有几分出尘之想。“当流赤足踏涧石,水声激激风吹衣”,我想起了韩愈的情怀,只是时下入秋,山泉清冽,不宜赤足。

秋水静美,金沟的流水却潺潺有声,循声看去,流水从巉岩疏林中奔泻而来,到我脚下潭中略作盘桓,又分作几股,脱兔一样活泼而去,留下一路的清脆水响。

我追不上那一路欢歌的泉流,左顾右盼,忽见脚下的石头,有特殊的纹理,灰白色的青灰色底子上,印着各种纹路,云卷云舒,潮来潮去,自由变幻……

定睛看去,河床上的石头,都有丰富多姿的肌理石纹。我感觉我不是游走在石头上,简直是在天上放牧白云。

田书记说,金沟河谷,从发源地起至山下止,有几十里的流程。因地势与落差,河沟有的窄如咫尺,而宽处又达数十米;并且落差大,变化多,有险滩激流,也有静水平潭。如果稍加开发,这里是天然的漂流线路。

同行的作家兼户外活动专家天河也说,金沟是“溯溪”运动的好地方,如果科学规划一下,甚至还是“肉漂”的好所在……

但为了保护金沟纯自然的生态原貌,田书记说,他不想急功近利搞掠夺性开发。

他说,鄂东山高谷深,适合开发漂流的地方不少,但要对金沟进行可持续性开发——我赞成海清书记的看法,是的,留住了金沟的本来面目,就是留住了乡愁!
3
我生长在平原地区,没有爬山跳涧的童子功。海清书记虽然微胖,但他身手敏捷,像只猴子一会跳在这儿,一会闪在那儿;一会来跟我说几句话,一会就不见踪影。

我蹲在溪边浸手,想试试水温,忽听见他在面喊,我踉踉跄跄过去一看,在潮湿的沙地上,有四枚大脚印与两排小脚印,小巧如逗号……

海清书记说:“野猪脚印!昨晚一个大猪带着两头小猪仔来这里喝过水呢!脚印好新鲜!它们喝了水,就顺着这里爬上岸,往那里走的……”

海清书记有些兴奋,像个警察在激动而缜密地还原着案发现场。有野猪出没,金沟的生态环境看来的确不错。

海清书记呵呵一笑,“你看这金沟的水!能生喝!我小时候经常喝的……我这就喝给你看!”话音未落,他真的趴在野猪饮水的对面石头上,双膝着地,两手撑地,头伸清澈见底的水里,咕咚咕咚畅饮起来。

我们笑了,海清书记这人,是个带点憨劲的性情中人!看他像着蛤蟆,虔诚而又笨拙地匍匐在石头上,竟有些感动,这才是热爱家乡的赤子情怀啊!

在跟海清书记相处的两天当中,他顶礼膜拜一样喝山泉水的情景,我见过六次。这个小我一岁的汉子,是走出金沟村的能人,他搞汽车销售,在县城有两个公司,年收入十几万。

不错,田海清书记就是“先富起来”的那一部分人,但人到中年,他不满足于自己富了,他回村担任村副书记,他想让全村人都富起来。

他说他有一个梦想,就是想把金沟村打造为蕲春县的九寨沟。

他不止一次说:“我就觉得咱们金沟村好美!完全有旅游开发价值,只不过是养在深山人未识。”他想开发金沟,想发展农家乐,想以金沟村的美丽风景换取村民的美好生活。

海清书记说,我们金沟村本来有400多人,现在却只有100多人留守,青壮年都出去打工去了,没人愿意留在村里。现在搞“精准扶贫”,我内心里不想被人扶,我们要自立才好。所以我的理想就是要建设好金沟,让外面的人都回来发财!

他说,所以请你们几位老师来看看,如果能为金沟宣传宣传,你们就是金沟的恩人、就是我们村的恩人!

哎呀,这话说得,受之不起!不过,也足见海清书记的急切心情,情动于己才能动于人,我们都被他的诚心打动了。

关于金沟开发,海清书记似乎有一肚子的主意。一路上,他说得最多的就是“金沟、金沟、我金沟”,听得我耳畔都似乎闪着金属的光泽。

“我金沟要开发,首先要保护,绝对不能污染。本地村民的生活垃圾要妥善处理,外地游客来了要引导;我金沟的水啊,可以直接喝,游客来了不用带矿泉水;我金沟的山啊,不准砍一棵树,只准砍芭茅;我金沟村民啊,要集中培训,要提高素质;我金沟的农家乐啊,要统一管理,不准宰客,卫生条件、服务质量一定要更上……”

看着身边这个精状的汉子,我觉得,他像一位雄心勃勃的王储,他即将登基,那微凸的肚子里,装满了一肚子的“文韬武略治国方略”——这是一个能感染我的人。

4
“金沟河谷,是我们金沟的主打产品,还有别的——”走到了九角洞候车亭,海清书记兴致勃勃带我们去看了瀑布。“这个季节还有瀑布吗?”

“有!现在是枯水期,水量是小了点,要是夏天来看,那才吓人呢!老远就听见水声轰隆,像打雷一样!几里外都能听见!”

“那么,雷洞,是因为瀑布响声如雷,所以才叫这个名字的吗?”“可能是吧。不过,这个地方原来叫‘li ge洞’”。

海清书记用蕲春话回答——我听懂了,li ge洞,就是雷家洞。

“你们村,有姓雷的吗?”

“没有。金沟村都姓田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叫田家洞?”

“这个我还不清楚。可能跟那个窑洞有关吧!”

说话间,我们折向左边的一个山坡,是金沟的支流。往里走,也是一个“苍山夹乱流”的自然发育河谷。

水从九角洞候车亭下的桥洞里,流入金沟,我从桥下看,水流不小,哗啦啦地响。溯流而上,快进山的口子,海清书记指给我们看,就是那个窑洞。

在密密的树林里,隐约有一座用大石头垒砌起来的东西。走近看清楚了,是一座圆柱型石窑,上窄下宽。石质古旧,爬满了青苔藤蔓,看来很有些年头了。

海清书记说,这是烧石灰用的,不知道建于什么年代,自他父亲记事时起就有。

“从山上凿下大石头,放在里面封起来,用松柴烧,一个窑得七八万斤柴,烧三天三夜不停火,再闷几天,就成石灰了。”

窑有一个前洞,还有顶洞。我在前洞口看了看,里面很潮湿,有淤泥杂草,草叶一动,好像有只土青蛙跳了一下。爬到窑顶上去,从顶洞往下看看,大约有四五米深,草叶似乎又动了几下,我恐高,头晕。

窑周围长满了树,快掩了洞口。有一棵树从顶洞边沿的石缝里长出来,却拐了个弯,横到前洞方向,再往上长。海清书记坐在晃悠悠的斜树干上,叫我们为他拍张照。

“这树,是藤树!你看,这结的籽!”他牵起了一尺多长的灰褐色的果实,是刀豆荚的超长版,摸摸巨型豆荚,橡皮带,籽实饱满,很硬。

“像这种藤,在对面那座蛇形峰上,有好多好多,我叫它‘藤海’——这也是我们金沟要开发的旅游项目!”他指的那座山,我看不到藤,只看到波浪一样翻涌的树冠,深深浅浅的绿,一波接一波,涨潮般漫到山顶。
5
“这个窑洞就是雷家洞吧,肯定是姓雷的人家的。”往山里走,我问。

“不晓得,可能是的。我们金沟有十几座这样的古窑洞,这也是我们开发的资源啊!刚才窑洞口,以后要加个护栏,不安全。”海清书记是典型的三句话不离本行。

进到山里,根本没路,只有雏形路迹,这还是海清书记昨天临时叫人开出来的。一路上,渗水滑溜处垫块石头,倾斜陡峭处横几根木棍,挡住路的树杈子只好砍去,刀口如新,流出的浆液还没干。

越往里走,越不好走,林荫蔽天,空气潮湿,但嗡嗡的水声却越来越清晰。顺着被茂密的树木遮蔽的溪流逆流而上,我们终于气喘吁吁来到瀑布下。

坐在石头上歇息,水声轰鸣,说话要提高分贝。仰头看瀑布起处,不见远山,只见蓝天白云。

左右两边的树木忽然有个缺口,从缺口里奔泻而下一股激流,约有三四米宽,坠落下来,到五六米的中段,因山崖犬牙差互,岩石凸凹不定,水流摔了个大跤,被分成白练、白条、白线、白丝,丝缕缕,像新疆少女多情的发辫。

秋风吹来,化为水雾,蒸腾为云汽,弥漫到行者燥热的脸上,顿觉清凉。而纷纷溅落的中流在悬挂四五米之后,又万流归一,注入到瀑下的青黑的深潭里,翻滚无数个水花之后,瀑流浮出水面,穿过树木石块,向山下汩汩流走……

观瀑入神,我想着“黄河之水天上来、疑是银河落九天”之类的诗句碎片,一时愣了。

雷洞瀑布,层第跌落,第一级来势汹汹,第二级轻柔妙曼,第三级全神贯注,第四级从容不迫……如人生,少年轻狂,青年奋发,中年沉静,到老,则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。

我甚至还想到了蒋捷的《少年游》: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。

我胡思乱想不着边际时,忽然又看见海清书记趴在深潭里喝水了。

他直起身,抹抹嘴,说:“雷洞山泉,有点甜!”我们又笑。

海清书记问:“是叫雷洞瀑布好,还是雷家洞瀑布好?”

当然是雷洞好!雷家洞俗气,板实无趣;而雷洞——想想:瀑声如雷、雷鸣洞响,闻雷声而动,意蕴无穷啊。我看第一级瀑布所在的山岩,好像一个大箱子。

记得沈从文写过一篇美文《箱子岩》,是的,这也是一处垂空如削,酷似大木箱的箱子岩。并且,瀑布是挂在箱子左边,右边空着,我来了灵感,跟海清书记建议:“这是多好的一块天然摩崖啊!正好可以刻上两个大字——‘雷洞’!”

海清书记连声说好,我甚至想到了苏轼写的那两个字。

天河补充说:“雷洞瀑布是进行瀑降活动的理想场地!”天河解释了半天什么是瀑降,对于有恐高症的人来说,我可谓闻之丧胆。

从那个缺口,天兵天将似的,一级一级从水流中攀爬下来,过五关斩六将,落汤鸡,水帘洞……想想都腿软!

海清书记倒是颇有兴趣,他们在深入探讨雷洞瀑降的可行性,我看瀑布两边也有林木森森,也有红叶燃情,“山红涧碧纷烂漫,时见松枥皆十围”, “人生如此自可乐,岂必局束为人靰?嗟哉吾党二三子,安得至老不更归!”是啊,人生如此自可乐,胡不归!

“目断青鸾瞻碧雾,情深红叶看金沟”,这是元朝戏剧家高明《琵琶记》里的一句诗,贴切写出了我在金沟采风的心情。

当我沿着村村通公路下山,看秋色斑斓,层林尽染,金沟就像一幅徐徐展开的画卷,引人入胜,流连忘返。

炉开小火深回暖,沟引新流几曲声,红火的金沟,一条金色希望的梦想金沟,一条寸土寸金的富裕金沟,愿金沟早日修炼成为腾飞的金龙,愿金沟早日成为蕲春的九寨沟!

金沟旅游线路
自驾:

北线(武汉方向):大广北高速武英高速至英山县南河镇经瓦寺前村,四安寨村到蕲春金沟村;西面可直达仙人台(暂越野车可通行),东面可到雾云山。

南线:从漕河出发经刘河镇、大同镇沿库西公路,过柳林街往仙人台方向北边直行经石坪村到达金沟村。

乘车:

从漕河老客运站搭乘漕河——大同中巴车,车票12元;在大同集镇搭乘面的,约行进12公里即到金沟村,车票10元。

漕河发车时间:每天5:30——16:30(每小时一班)